首 页   |   政协概况   |   领导班子   |   委员风采      |   政协提案   |   社情民意   |   建言立论   |   中国包河
   首 页 > 建言立论


集聚历史资源优势 铸造包公文化品牌

【字体: 】【2007-11-19】 【作者/来源 陈大平】 【阅读: 次】 【关 闭
    合肥知名度不高,没有知名的文化品牌是重要原因之一。在“合肥名片”评选活动中,人们对合肥名片的表述、对合肥未来发展的期望千差万别,但都对合肥打“包公牌”没有异议。包公无疑是合肥最具价值的历史文化资源。
    这些年来,省、市两级一直高度重视包公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并取得了喜人的成绩,但这一切与海内外华人心目中的包公形象还存在巨大落差,合肥包公文化的魅力和由此产生的经济社会效益远未得到充分展现,就是与开封、肇庆比也还存在一定差距。这说明我们在集聚历史资源优势,铸造包公文化品牌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第一,要有科学的规划蓝图。
    这些年来,对如何打好“包公牌”缺乏统一的能够抢占制高点的指导思想,对包公文化内涵的深度挖掘远远不够。多年来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和认识的局限,只是围绕现在的包公园,即包公祠、包公墓、清风阁等,进行旅游景点和园林景观建设。这些景点内容比较单调,静态参观多,动态参与少,缺乏系统思考和整体规划,存在着单打独斗、不成规模等问题,尚未形成一个主题鲜明的完整景区。可以说,囿于包公园的有限空间,包公文化的吸引力并未得到充分展现。
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一座城市的崛起,光有经济的发展远远不够,还必须有文化力量的锻造。一个城市是否有吸引力、竞争力,很重要的是看这个城市的文化发展水平,包括历史文化的丰满度和现代文化的凝聚力。以合肥为中心的“省会经济圈”已经呼之欲出,但对合肥发展具有积极推动作用的文化基因在哪里呢?这当然只能从合肥2200多年的历史积淀中去发掘、去提炼、去升华。包公是合肥历史上知名度、美誉度最高的名人,包公文化更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闪光的一部分。包公文化无疑是合肥人文历史资源中影响最为深远、最能体现合肥特色的部分,理应占有最重要的地位。所以,合肥城市文化发展战略应当以包公文化为核心和统揽(这在合肥名片的确立中已经有所体现),以一种高屋建瓴和俯瞰全局的视角,将包河区、肥东县和包公曾经任职的天长县(今天长市)、池州的包公文化重要资源,以及像合肥的卫星城市巢湖市、六安市等一并纳入我们的视野,集聚资源,全盘统筹,聘请高层次的专家学者及海内外有识之士对此进行总体的科学策划和规划,从而打造一个“省会包公文化圈”。
    第二,要有丰富的内涵挖掘。
    当前,开封、肇庆都在打“包公牌”,也都在开展包公文化的研究,但合肥是包公的家乡,包公一生任何阶段包括在肇庆、开封的活动都可以成为我们的资源,我们有资格对包公文化的全部资源最大限度地加以整合开发利用,我们有理由也有优势成为包公文化最权威的阐释者。
有研究者认为,包公实际上是一个“四位一体”的形象,即:中国宋代的真实人物包拯,封建时代的历史人物包青天,文艺作品的艺术典型包公,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文化载体包公。这四个层面的形象又由于历史的延续、社会的发展而不断扩展和充实,由此形成了内涵极为丰富的包公文化宝库。我们对包公文化的丰富内涵所进行的挖掘和研究,目的是解决合肥人如何秉承特有的包公文化基因和特质走向未来、走向发展的问题。应当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的理论和方法,对包公文化的各个层面以历史的、发展的眼光去分析研究,梳理出古城合肥作为三国古战场、包拯家乡、淮军摇篮,乃至于全国首个科技创新型试点城市在文化上一脉相承的东西。回答好合肥为什么会产生包公、李鸿章、杨振宁这些在历史上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调和好包公文化与现代人文精神、现代法制精神相冲突的内容,最终实现包公文化与社会主义和谐文化的对接,从而为合肥铸造城市之“魂”,提升当代合肥人的精神境界,影响当代合肥人的思想观念,改变当代合肥人的行为方式,使包公文化成为合肥最亮的品牌和特色,成为合肥崛起、腾飞的文化基因。
    第三,要有成功的商业运作。
    编创一套文艺作品:历史上,包公在开封府任职仅一年多,然而一句京剧唱词“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却让人误以为包公是开封人。上世纪90年代,长达200多集的台湾电视连续剧《包青天》曾席卷东南亚,而其主题曲《包青天》第一句唱词也是“开封有个包青天”,更加强化了包公与开封的关系。戏曲和电视无意中给开封帮了大忙,大大提升了开封包公文化旅游的知名度。一部电影《少林寺》让曾经风光但隐没深山的少林寺重现昔日辉煌。大导演张艺谋的一部《大红灯笼高高挂》,让名不见经传的“乔家大院”成为旅游的热点。合肥能不能搜集、征集包公的生平资料、史料、民间传说,特别是包公在合肥活动的史料,当然也可以包含近年来文学家对包公遗骨迁安的反思等内容,邀请一流的制作团队,走国际化道路,大手笔制作一部展现包公文化的电影大片,或者以西洋大歌剧的模式创作一部气势恢宏的以包公为主人公的歌剧,以深刻的思想性、史诗般的鸿篇巨制和强烈的轰动效应,来强化“千年包公出合肥”的概念。需要指出的是,电影大片、大歌剧的音乐创作要以华人音乐经典为目标,国粹京剧花脸的唱腔可以用来作为音乐素材,要以强烈的音乐纵深和情感幅度创作一首主题歌或者咏叹调,表达包公对故乡合肥的热爱和思念。另一个层次就是制作一部雅俗共赏的合肥版电视连续剧、黄梅戏、庐剧《包公》,以全新的商业制作模式,全新的偶像明星阵容,确保观赏性和收视率,以获得良好的传播效果。再有,就是利用中国动漫产业正在蓬勃兴起的有利时机,借助高科技制作手段,重点瞄准孩子们制作一部老少咸宜的长篇动漫连续剧《包公传奇》,让包公惩恶扬善、除暴安良的正义化身以一种润物无声的卡通形象扎根与孩子们的脑海,以培养下一代包公文化的传承者。
    打造一条旅游线路:我们说包公文化资源的整合开发不能仅限于提高合肥的旅游吸引力,但利用包公文化来带动旅游业的发展,却是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容易取得突破的事。当务之急是,以国家4A级旅游景区包公园为重点,进一步丰富景点,完善旅游链,并向肥东包公镇(即原谢集乡)包公出生地——小包村,以及他任职过的天长、池州(现在池州的齐山还有他手书的“齐山”碑)等地延伸,营造一条名副其实的包公文化旅游线路。同时要统筹经济和旅游文化要素,辐射民俗、休闲、购物、餐饮、娱乐等产业,推动区域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启动一组开发项目:包河区已把打好“包公牌”作为自己的发展战略之一,对开发包公文化资源有着强烈的自觉意识和有所作为的紧迫感。包河区许多对包公文化资源开发的有兴趣、有研究的人,正在策划、呼吁在包河区建设宋街、包公文化广场、把包河大道更名为包拯大道等。在宋街和包公文化广场内,可以把“包青天”的塑像树到“青天”上去;可以将群众耳熟能详的包公断案情节编排成一套节目在旅游景点表演,注重节目的参与性,让游客来体验包公断案;可以建立旅游商品(食品、包公纪念品)展销中心;可以设立影剧院观看以包公文化为题材的影视剧目或主题晚会(“包龙图断案”法制剧场、包公戏会演等);可以设立龙虾等小吃一条街,等等。另外,包公街道宁国新村中还有一座包家楼,住着包公的嫡系子孙,我们可以据此开展“访包公后裔,听包公故事”、“包公后人话包公”等活动。更有人提出要将包公文化的元素延伸到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的滨湖新区,把滨湖新区也打造成为包公文化旅游的目的地。
整修一座包氏村庄:肥东包公镇小包村至今尚有花园井、荷花塘、凤凰桥、衣胞地等古遗址,传说中的“九墩十三包”在附近山坡上清晰可见;位于大包村的包氏宗祠,刚刚修缮完毕,至今保持原有形态。目前,大包村、小包村尚聚集有包公后裔两三千人。这里的人们在饮食上、传统节日里还保留不少包氏家族特有的东西。从包氏宗祠可以看出包公文化影响的遗迹,宗祠的开门有浓厚的宗教文化色彩,包氏家训至今还在教育着包氏族人。有人认为,到这里能探寻合肥为什么能出包公的答案。有专家建议,要在美化村容村貌、拓宽道路的同时,整体搬迁“包氏宗祠”,整修包公庙、荷花塘、花园井、衣胞地等遗址。在小包村对面的东虎山、凤凰山营造包公林;包公镇可新建仿宋一条街,把人气搞旺。
建立一个廉政基地:就是要深度挖掘包公文化的现代廉政教育功能,建立一个以包公清官文化(嫉恶如仇、清廉正直、执法公正、严于律己等优秀品质,这些品质放在任何时代都是被人们所赞扬的,合理地继承这些精神品质,对党风廉政与和谐社会的建设具有积极意义)和孝文化(他29考取进士,授建昌知县,因为孝养双亲,未去赴任,十年后双亲去世后才外出任职)为核心的中国廉政文化教育和社会道德教育基地。
    成立一级开发组织:文化资源开发有赖于文化研究工作的突破。就合肥目前包公文化开发的现状而言,关键是要成立强有力的行政领导组织,加快体制机制的创新,在进行科学规划基础上,做好整体策划包装和对外推介工作,积极创新管理运营体制和投融资体制,牵手国际国内包公文化研究机构,加强与海内外包氏后人以及对包公文化有较深研究的专家学者的沟通联系,做好包公文史资料的收集、整理和开发工作,深度挖掘包公文化的精神内涵和多重价值,扩展外延性,增强时代性,提高影响力,着力打造“国字号”的包公文化品牌:成立中国包公文化研究会,建立中国包公文化网站,设立中国包公文化论坛,举办中国包公文化旅游节。

版权所有:包河区政协 包河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皖ICP备05017065号 技术支持:安徽龙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